菜灵通新闻资讯_云南:“拼出来”的致富版图

當前位置: 菜靈通首頁 > 新聞資訊 > 信息詳情

云南:“拼出來”的致富版圖

發布時間: 2019/4/11 9:18:13 來源: 菜靈通蔬菜網

    “今年收的土豆已全部被包下了,現在要趕快把土豆挖出來運走,孩子下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就有著落了。”正在地里干活的劉大姐一邊揮著鋤頭一邊對記者說。
  前些時間,對劉大姐來說既幸福又艱難。幸福是因為兒子去年9月份剛考上重點大學,痛苦是因為維持全家生計的土豆賣不出去,供孩子讀書的費用都成了難題。
  “幸好拼多多來了,和別的商家一起把我種的土豆全包了。我們只管挖出來,剩下的事就不用管了。”劉大姐是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(以下簡稱“紅河州”)的普通農民,她和同鄉們種的土豆,正通過新電商平臺拼多多打造的“云南豐收節”賣向全國,上線不久即沖破10萬斤銷量。
  邊玩邊買:“多多果園”加速云南農產品上行
 繼秭歸贛南等地的“臍橙豐收節”與海南的“芒果豐收節”后,拼多多農貨小組與扶貧小組聯手深入云南走訪調研,最終鎖定了紅河州三大標志性農產品:小土豆、蜜香菠蘿和水果玉米,作為下一階段的扶貧載體。
 河口縣是中國最靠近越南的邊陲小城之一,也是典型的農業縣,全縣經濟主要靠種植菠蘿、香蕉、芒果等農作物支撐。這里出產的菠蘿肉色金黃,香味濃郁,河口縣被認定為菠蘿的理想種植地。
 但在河口縣老范寨鄉,當地農民卻幾乎還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,人均1.3畝山地,有的農戶年收入不到2000元。老范寨鄉小牛場村剛剛退出建檔立卡戶行列的盤國良告訴記者,菠蘿從種植到收獲需要長達一年半的時間,如果滯銷,就意味著一年多的辛苦全部白費,“這幾乎是我們全部的經濟來源”。
 交通不便,嚴重影響了小牛場村菠蘿的銷售。農民得先用馬從田間地頭把菠蘿運到公路上。從河口縣城到小牛場村的菠蘿收購點僅10公里,記者坐的車卻走了1小時。公路蜿蜒狹窄,運輸菠蘿的卡車和小轎車交匯時要停下來慢慢錯位。
 距離河口縣不遠的屏邊縣氣候濕潤、日照長、土壤肥沃,被稱為“北回歸線上的綠色明珠”,而位于紅河上游南岸的紅河縣與上述兩個縣的氣候環境非常類似,均是種植農作物的絕佳區域。
 此次拼多多聯合當地商家推出的小土豆皮薄易削,軟糯細膩,每年3~4月份采挖的土豆品質最佳。目前當地主要的青壯勞力都外出打工,留守村子的多為空巢老人。隨著氣溫升高,小土豆如不能及時銷售,就會發芽、變軟、變壞,幾個月的辛苦將全部歸零。
 而相比普通玉米,水果玉米水嫩又甘甜,村民常從玉米稈上直接掰下來當水果吃,是當地主要經濟來源。但由于當地面臨資源缺乏、基礎設施薄弱的窘境,這里的玉米收購價往往比其他地區每斤便宜0.2~0.3元。
 針對這三個縣農戶的切身需求,拼多多開啟了“多多扶貧日”這一“綠色通道”,聯合當地新農人上門溢價收購,確保產銷對接。4月7日,拼多多“云南豐收節”上線不久,僅小土豆就通過“多多果園”的入口售出逾10萬斤。
 精準扶貧:政府、電商、新農人三方合力
 “現在紅河州物產豐富,但是受制于品牌化程度低,物流運輸不便等因素,銷售始終不順暢。即便銷售出去,又有中間商拿走了大部分利潤,導致產品本身并不貴,但到了消費者桌上卻價格不菲。”紅河州商務局副局長蔡云飛直言紅河州目前農產品上行的痛點,“要想解決這些問題,給農民增收,就要拼多多這樣的大型電商平臺、政府以及新農人一起發力。”
 蔡云飛透露,州政府正在擬定紅河州電商行動計劃:“接下來,我們要深入開展電商消費扶貧,圍繞賦能貧困主體、賦能產業來做,把電商對接到貧困地區。”來自紅河州的老李正是拼多多平臺上的一個新農人代表,他表示:“我們的原則就是優先向建檔立卡戶收購,三年來,已累計幫助超過1000戶建檔立卡貧困戶,其中大部分都是多次采購。”此次,他負責水果玉米和小土豆的銷售。
 “拼多多的日發貨量非常大,工人干的多收入就多,現在有好幾個人已經摘掉了建檔立卡戶的‘帽子’。”
 一位紅河當地的新農人在2017年開始進駐拼多多銷售菠蘿。“當時銷售雪蓮果,沒想到流量這么大,物流體系有點跟不上,后來和兩個快遞公司合作,專門為拼多多上的發貨開辟綠色通道,才有所緩解,現在平均每天能發1萬單左右。”
 該商家坦言,是拼多多教會她真正助農。“以前就是按需收水果,在拼多多的指導下,我們才特意關照到建檔立卡戶。扶貧意義重大,現在每次都會優先收購他們的水果。”
 這次在河口縣做菠蘿上行也是如此。盤國良欣喜地告訴記者,自家菠蘿前些天已被他們全部預定。“我種植了4萬多株。父母年紀大了,種了1萬多株。”盤國良說,自己父母還是建檔立卡戶。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“他們先給了保底價,保障菠蘿肯定能賣出去,采摘當天再按照市場最高價來收”,照現在的收貨價格,他和妻子一年收入約3萬元,他父母年收入則在1萬元左右。
 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告訴記者,“每月看似簡單的三天‘豐收節’,貫穿了包括扶貧調研、商業發展、產品開發、算法優化、大促運營等多個業務環節,能夠在短短兩周內快速上線,得益于拼多多扶貧工作的一個獨特模式,即‘專業人帶著公益心做專業事’。”
 據了解,截至2018年底,拼多多平臺注冊地址為國家級貧困縣的商戶數量超過14萬家,年訂單總額達162億元,帶動當地物流、運營、農產品加工等新增就業崗位超過30萬個,累積觸達并幫扶17萬建檔立卡戶。
 賦能上游:“以銷促產”推動農業品牌化進程
 這次“云南豐收節”,除菠蘿、小土豆和水果玉米之外,還集中推出了“大理獨頭蒜”“紅河黑葡萄”“老班章普洱茶”“文山三七粉”等多種云南美味農產品。而諸如蒙自小黃姜、石榴、丘北雪蓮果、漾濞核桃等云南農產品,都是拼多多上的熱門產品。通過打造智能高效匹配供需兩端的“農貨中央處理系統”,拼多多已為分散的農產品整合出了一條直達4.185億用戶的快速通道。
 蔡云飛已感受到這股巨大的勢能,當地政府正在更積極地思考如何借力:“除了降低損耗,節約物流成本,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打造紅河州的特色農產品,把品質提上去了再談打造品牌。”
 這與拼多多助力云南打造農產品品牌的思路不約而同。在今年3月初發布的扶貧助農年報顯示,2018年,拼多多平臺累計誕生13款銷售“百萬+”的冠軍單品,孵化出了一批帶有地理標志的新農貨品牌。在銷量過百萬的“冠軍農貨”中,云南的雪蓮果、小黃姜等名列前茅。
免费很色很黄的床上戏 “云南貧困地區是上海結對幫扶的重點地區,作為在上海創辦的互聯網企業,拼多多也有更大責任把云南作為自己扶貧助農的重點。我們已在逐漸深入云南農產品的選品、種植和加工環節,更多地賦能上游。未來,隨著AI、5G與物聯網的應用,拼多多還將傾注更多資源在云南。”達達說。